“天青色等煙雨,而我在等你……”,喜歡這首歌,喜歡這句詞,因為喜歡這樣的城市。而衢州,正是這樣一座雨城,我稱之雨邑。

空空濛的山,空空濛的林,空空濛的江面,連房子也空濛在這樣或濃或淡的霧氣裡,飄飄渺渺,隱隱約約。天青色,是這個城市的主色調。

春夏兩季,雨意甚濃,整個城市都陰翳在洇濕的水汽裡。遠處的山,近處的流水,高處的天宇,低處的曠野,無不在天青色的雨煙中隱匿。裊裊霧線,輕柔富有彈性,絲絲縷縷地飄渺在清淺的水面,纏綿在山眉黛間,徘徊樹林,渲開的墨色那麼淡,那麼的淡,像歲月潑下的一筆淡墨,像新柳挽風描下的一筆月暈,像公主醉臥花陰,呵手模糊瞭的銅鏡。飛鳥不知緣何驚起,掠過天際,抖落的也是一裊細細淡淡的天青色煙影。

我極喜歡雨,極喜歡這樣的雨城。

喜歡聽雨。無論早上還是晚上,隔著簾幕,耳得清晰而不渲噪的清音,思緒或滯或泛,都是一種美好的熨貼。要說那雨聲裡,究竟藏著什麼?其實我說不清,就覺得很華麗,但又感覺很清寧。

夜闌燈滅,窗外雨棚上,雖滴滴答答,嘈嘈切切,卻感著一種悠長的溫柔。想想雨打荷,念念風扶柳,追思追思瀟湘雨竹,懷一柸巴山夜雨情,再從風鈴般的雨聲裡尋一顆遠古的雨種,種在心中,就這樣漸漸入眠瞭。

清晨,蒙朧中,柔靡清脆的雨聲重新叩開瞭耳門,看不見雨線,隻聽得它沙沙的腳步聲,就這樣慢慢慢慢蘇醒瞭,好像從很遠的旅途中回傢,又像從前世回到今生。沒錯,雨聲中還伴著幾聲嬌軟的鳥鳴,心情就更加明朗瞭,又是美好的一天。

一場雨,一支歌。不同的時候,不同的地點,不同的心境,以及不同的人,都會聽出不一樣的雨韻。“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聽雨客舟中,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。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悲歡離合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”這是宋人蔣捷聽出的人生;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,這是瀟湘妃子林黛玉聽出的禪意。

而今雨落,聽雨人換成瞭我,我又是什麼樣的心境呢?隻有自己知道。

喜歡看雨。在煙雨浸潤的城市裡,看雨是一件十分愜意的事,也是一件幸福奢侈的事。易安詩:“門前風景雨來佳”,那是她閑逸生活的影射;“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”,那是晏小山托付的相思情;“梅子黃時雨”,賀鑄一川惆悵與多情。

實實在在的,雨起的日子,站在窗前,看著雨線穿梭在天青色的霧氣裡,人也會變得恍惚。那雨線是那麼的細,那麼的密,就像在偌大的天宇間,織就一張晶瑩柔軟的玉網,而這樣的網不僅籠著樹木房子,還纏綿在或寬或窄的巷子裡,鋪就在大小的街道和寬闊的江面上,還迷離在房子屋簷下,總之,一切都因它變得渺渺起來,整個城市也因此氤氳成瞭天上宮闕。

此時,任憑你閉上眼睛想象,充分施展你的想象力,即便來一場黃粱夢,也不過分。秦少遊的霧失樓臺又算什麼,煙雨失城樓,煙雨失鸞臺,那才是絕佳。

想蘇軾,對看山都有橫看側看之分,那賞雨固然也是有這般講究的。如果說,雨打芭蕉,是一種詩意的惆悵;那雨拂紅英,則是一種憂傷的感動。看一滴雨悄悄落入花瓣,隻輕輕舔瞭一下瓣唇,便悄然滑落,繼而融進溫濕的泥土中,消失瞭。這又會帶給人一種怎樣的觸動呢?

好吧,那就呆呆地,不帶一點思緒,看著煙雨落在房頂,濺起一陣陣雨霧後,又沿著瓦簷細細地流下。可依然會令人心中滋生起一種情懷,那每一朵梅瓣一樣細碎的雨花裡,莫不是都凝著一段濃濃的愁緒,化不開,解不瞭?隻好在經歷一場浩劫後,化作一灘水,連同愁緒一同帶走瞭……

喜歡雨,喜歡雨邑;喜歡雨邑,便喜歡走在城市的天青色裡。或撐一把傘,或者什麼也不帶,踏著雨濕的路面,任簷角或地角或葉角的雨水不經意地隨風揚在我的身上或者臉上,發梢上,都是一種美麗的無意,或是一種親切的有意。

“天青色等煙雨,而我在等你……”雨邑,是我的QQ空間,傳來瞭雨煙一般飄渺的聲音。



遇見在陌途,等待在左岸(二)
冇田集市
不讓別人舒服,你也舒服不瞭


經典世界地圖(海洋色系)World Classic Pacific-centered MapS74夜襲 One NightNG L夾-肯亞斑馬+麥加朝聖
【優生】抗UV六段式傘車823 紅色【DM Profissimo】 纖維海綿兩用菜瓜布/百潔布 2入組死亡捉迷藏 A Haunting at Cypress Creek

宅配購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